澳门葡京官网_葡京平台开户_澳门葡京娱乐怎么玩

葡京平台开户

科学网拉美列国纪行连载(6),南美瑞士乌拉圭

发布日期:2019-05-14 |
分享
加入收藏责任编辑:admin

4月26日 星期三  南美瑞士乌拉圭

早就在书上看到过,乌拉圭是南美最小的两个国家之一。面积只有17.6万平方公里,仅比苏里南略大一点点,与我国湖北省大小相当。在地图上,它酷似一枚桃心形的绿宝石镶嵌在南美大陆的东南隅。多少年来,各国的文人墨客为乌拉圭富饶的土地,秀丽的风光和人民的安居乐业写下了无数赞誉之词,赋予它“南美瑞士”(英语the Switzerland of South America)的雅称。

 

遍地牛羊的国家

乌拉圭与西边的阿根廷仅一河之隔,以乌拉圭河及其下游拉普拉塔河为界,故国名全称为“乌拉圭东岸共和国”(República Orietal del Uruguay)。既然到了乌拉圭的门口,不去就太可惜了。它的首都蒙得维的亚与布宜诺斯艾利斯分别坐落在像海一样宽阔的拉普拉塔河两岸,乘船只有300公里,但是客轮只在白天开,这样来回加上游览至少需要三天,我们时间少办不到。还有一种方法是水陆联运,先坐船,再换汽车,也比较麻烦。另一种方法是乘长途汽车,必须绕道经乌拉圭河上的大桥过境,单程630公里,但来回都有夜车可坐,可以充分利用晚上的时间,于是我们就选择了夜间乘车旅行,白天游览的方法。

乌拉圭和阿根廷历史上同为西班牙殖民地,同属一个总督区,独立后关系仍然很密切,过境管理很宽松,两国居民只要出示身份证就行。我们的车半夜过境,为了不打扰旅客夜间休息,由随车的服务员事先在车上检查一下身份证就行了。外国游客的护照则交由这位服务员提前收起来,统一到边境检查站盖章。结果我们在车上睡得很香,8小时一觉睡醒,天已大亮,汽车早就行驰在乌拉圭地面上,什么时候过的海关我们竟一无所知。除了欧盟国家以外,边境检查如此宽松,我还从来未见过。

沿途,只见平坦的原野上点缀着成群的牛羊,涓涓的河水清澈见底,繁茂的桉树雄伟挺拔,还长着松树,白杨,桃树,柑橘,柠檬,苹果等……这里的景色,确有田园诗一般的优美。人们说乌拉圭是个“遍地牛羊的国家”。乌拉圭的国徽上就有一头雄健的公牛和一匹奔驰的骏马。一路上我们看到的尽是一望无际的牧场。尽管时值深秋,牧场上仍有三五成群的牛在啃食淡绿的苜蓿,显得悠然自得。带有“屠宰场”标记的建筑,不时在眼前闪过。公路旁随时可见用来把牛羊赶上卡车的斜木梯。乌拉圭的牛羊饲养业,已经有大约400年历史。早在17世纪初期,这里的居民就依靠猎取野牛,野马和出卖牛皮过日子。19世纪时,欧洲迁来的殖民者看到国际市场上羊毛价格很高,在这里发展畜牧业有利可图,就在草原上大办牧场。现在,牧场面积占到全国总面积的75%。在这个只有340万人口的国家里,牛的存栏数竟达900多万头,羊2500万只。平均每人3头牛,7只羊。这个平均数字在世界上属于最高之列,比以畜牧业闻名的澳大利亚和阿根廷还要多。首都蒙得维的亚因此成为世界最大的肉类加工冷藏中心之一,毛纺织业和皮革工业都很发达。牛羊肉,羊毛。皮革,及毛毯和皮衣等制成品,成为乌拉圭出口的拳头产品。

 

“淡水海”边的都市——蒙得维的亚

上午8点半,汽车抵达蒙得维的亚。这是全国最大的城市,居民127万,加上郊区几乎占全国一半人口。汽车站门外矗立着几十米高的旗杆,格外引人注目。旗杆上飘扬着蓝白道相间的国旗,与阿根廷国旗颜色相同,也都有太阳的图形,表示乌拉圭和阿根廷密切的传统关系。这座车站是1994年在东郊建成的,不但高大气派,设施俱全,与市中心的交通也十分便利。我们乘坐公共汽车,一路经过该市的通衢大道意大利大街(Av. Italia)和最繁华的7月18日大街(Av.18 de Julio,纪念1830年7月18日通过宪法而得名),就来到了市中心的“独立广场”(Plaza Independencia)。广场上棕榈树和玫瑰花点缀,中央高耸着乌拉圭独立之父阿蒂加斯(1764-1850)身跨战马的巨大铜像。各国大使递交上任国书后都会到此献花致敬。广场东南侧矗立着26层高的平安宫(Palacio Salvo),是1920年代兴建的早期摩天大厦,曾是南美最高楼,其造型却像一个中世纪宫堡,如今成了蒙得维的亚人钟爱的市标,印在明信片和旅游画册上。

广场南边的政府宫(Casa de Gobierno)建于1873年,米黄色,小巧玲珑,只有两三层,但与门前柱廊相配合,十分雅致精美。楼内辟有国家历史博物馆,开放参观,一群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在这里接受爱国教育。我们在馆内除参观各种文物外,还看了一场纪录片,对乌拉圭的历史有了初步的了解。

1516年,西班牙殖民者索利斯首次航海到这里,后来葡萄牙人也插足进来。他们争来夺去,到1726年,西班牙人建立蒙得维的亚,第一批移民从布宜诺斯艾利斯来此地定居,1778年,整个地区沦为西班牙殖民地,与阿根廷一样,同属拉普拉塔总督辖区。1811年,乌拉圭人民在民族英雄阿蒂加斯的率领下,爆发起义,开始了乌拉圭的独立战争。1816年葡萄牙殖民者入侵,把乌拉圭并入葡属巴西。直到1825年乌拉圭再次掀起独立运动,于8月25日宣告独立。

乌拉圭社会模式的确定应归功于巴特列-奥多涅斯(1856-1929)。他在欧洲受的教育,对瑞士的社会立法印象深刻。1903年他当选为乌拉圭总统。此后长期活跃在政坛,推动了很多改革,包括社会福利保障等,使乌拉圭成为当时南美最先进的民主国家,经济文化欣欣向荣。首都建起了能够容纳7万5千人的体育场。1930年,乌拉圭主办了第一届足球世界杯比赛,并荣获冠军,让全世界刮目相看。1950年,乌拉圭队在世界杯决赛中战胜强敌巴西队,再次夺冠,这个小国出尽了风头。那个时代拍下的纪录片是黑白色的,但那个时代却是乌拉圭历史上的金色时代,至今令乌拉圭人怀念。

今天,乌拉圭已达到小康社会的水平,人均产值4000美元左右,城市人口占92%,人均寿命75岁,识字率达98%,几乎没有文盲。人民生活富庶康乐,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看来,“南美瑞士”这个称号的确当之无愧。

参观完博物馆,我们离开独立广场,信步漫游,穿过几条街道,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水天一色的美景。眼前就像蔚蓝色的海洋,一眼望不到边,远方行驶着海轮,近处沙滩休憩着度假客。我们以为看到了大西洋,问问当地人,才知道这并不是大西洋,而是宽阔的拉普拉塔河口。拉普拉塔河是南美洲第二大水系,仅次于亚马孙河。它的上源为巴拉那河与乌拉圭河,若以巴拉那河为源计算,全长4880公里,流域面积310万平方公里(试比较,长江为6300多公里,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水量极其充沛,河口也就格外宽阔,少说也超过100公里。难怪当年西班牙航海家索利斯也不知世界上竟有如此宽阔的河流,而称之为“淡水海”,何况我们这些游客呢!

官方微博
分享:
微信
手机站二维码
襄阳博泽环保设备实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鄂ICP备 201400007号 ©2014- BOZECN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产品展示

服务与配件

活动站

产品在线订购

返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