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网_葡京平台开户_澳门葡京娱乐怎么玩

葡京平台开户

科学网在布朗大学医学院实习的一些感悟

发布日期:2019-06-11 |
分享
加入收藏责任编辑:admin

去年10月、11月在学校的支持下我有幸参加布朗大学医学院为期两个月的临床实习。布朗大学坐落在美国最小的罗德岛州的市府-Providence市,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我校前任杨卫校长在此完成了博士教育,如今有幸到老校长以前读博的学府进行学习,自然是欣喜不已。在这两个月时间里,我参与了美国医院里内科医生的日常工作,认识了一些在美国行医的前辈们,并和房东太太、同住的德国小伙伴们建立起友谊,真是学医生涯里一段美好的回忆。

                                                              空气好的让人嫉妒

还记得自己学医的初心吗

这次交流给了我一个机会真正接触到原汁原味的美国4+4医学培养模式,也从同住的几位德国交换生口述中略知德国6年医学教育培养。深入交流的美国之旅,让我改变了固有的思维定式,也给我的职业学习生涯带来新的感悟。

去交流的时候差不多是八年制的最后一年了,心境和刚入学的时候有了很大落差。由于浙大八年制培养计划的特殊性,临近毕业的时候,我们这批当初入学时候的“佼佼者”在如今以科研论文为核心的评价体系下劣势十分明显,而临床上当同龄人已经开始独立值班时我们还要以实习生的身份在各个科室摸爬滚打,我为自己的成长缓慢感到焦虑。

住所窗外的风景——Providence的秋天

美国小而精的医生培养制度限制了医生的总数,且美国人崇尚能者多得,医生职业是所有top专业中的top。在美国学医是秒杀计算机金融的存在,家里如果有人当医生,那是光耀门楣的事。我所在的罗德岛医院,外科要求凌晨四五点就到,轮到外科的同学凌晨就得起床去医院。急诊班和国内一样是三班倒,要接收下级医院转诊过来的病人,工作量并不轻松。内科病房好一点,早八点到,晚上走的时间取决于什么时候查完房写完病程。总体来说,虽然病人数量比国内少很多,但医生在每个病人身上投入很多时间,病房里的工作量不比国内轻松。在这里,虽然工作辛苦,但留下的人从来不会一边工作一边抱怨,“你可以选择离开,但是既然留下来了就要对工作负责,不要抱怨”。

这次轮转碰到attending,fellow们在工作中散发着的对医学事业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充满激情的工作态度,给我的教育比任何一次课程都要来的强烈。之前的我可能认为是由于医生这个职业在美国是财富、地位和荣誉的象征,自然而然医生们工作也更有动力。但真正接触下来,我发现人家工作根本不是为了挣更多的钱,因为他们已经有很多钱了,支撑他们高强度工作的是兴趣和热爱。手术、查房、带教、开会,全部围绕着提升专业水平开展,行政上的杂事有专门的秘书负责,能纯粹地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这让我更加羡慕了。国内对于真正喜欢学医的人来说,要做到一直热爱自己的职业是非常困难的,要吐槽还能写好几篇文章。但我们需要静下来想一想,当初选择学医的初心是什么,是为了追求社会地位和令人羡慕的收入?是为了成为业界巨擘享受同行的敬仰?还是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情怀?亦或仅仅作为一份谋生的工作?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但我们自己可以尽量保护自己不被这个急剧变化的浮躁社会所影响,真正为了喜欢而不是其他因素去做提升自己的临床学习和科研工作,或许这样我们还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2.医学生的成长异同

   德国和美国的医生培养采用统一学制,短暂的接触无法判断哪个培养制度是最好的,但大多有了成熟的传承和发展适应各自的国情。而中国医学生培养最大的缺点就是学制的混乱,我们真的需要五年制七年制八年制专博科博,加上各种2+6,4+4,5+3等培养模式?混乱的学制导致最终进入临床的医生水平良莠不齐。中国处于一个快速变化发展的阶段,或许是这个时代的印记吧。另外一点是中美教材的差异。中国教材编写理念是提纲要点归纳式,能让我们短时间掌握知识点。美国教材是追根溯源+拓展延伸式,事无巨细地介绍推导,非常有助于精读理解,缺点是太厚太贵。

房东和同住的德国小伙伴

   我在这边实习的时候组里有布朗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也有美国其他医学院过来交换学习的医学生。我实习的岗位是内科,要求8点前到医院,带我的fellow是一个印度人,Sumath,他到医院的时间比我早很多。到医院后,我们开始各自打开电脑看病人当天的实验室化验指标、护士记录的出入量生命体征等,接着fellow自己会先去查房,下午attending查房回报给上级。刚开始,Sumath会带我一起查房,后来他让我独立去我问病人。我管两个病人,需要在下午attending查房的时候汇报,并且负责写这两个病人的student's notes(病程)。查房的时间长短取决于attending的风格。印象较深的是肾内科主任Gary Abuelo,这位慈祥的老爷爷查房非常仔细,也很注重带教,会和我们讨论每个异常指标的变化背后的临床意义,碰到少见的case会让我回去读文献,也会带我们一起看尿检,这边肾内科医生都是自己做的尿常规。查房很多时候从中午开始查,直到晚上6、7点,收获颇丰。而有些attending查房就比较快,带教也不那么仔细,但查房快下班早,哈哈。

   在我们抱怨国内文书工作多的时候,美国医生也在同样经历着的巨大的文书工作量。住院的病人如果需要会诊,那么各个专科小组每天都会过来查房。以我所在的kidney team为例,一个attending加一个fellow,下面就是我这个交换生还有一个布朗的医学生,但我们的角色是学习,几乎不贡献工作量。Sumath作为的fellow,每天需要写20多个会诊病人的病程,学生写的病程仅供自己练习使用。每个病人每天的病程可能有四五份不同团队的医生写的,里面内容包括生命体征、查体、化验指标以及最后的专科诊治方案建议,洋洋洒洒相当于国内的出院记录。而最终治疗方案由管床医生参考各个团队的意见后敲定。notes的最后一部分很难写,需要我们写出鉴别诊断的思路和依据、治疗方案,有的医生也会写上为什么会出现相关症状病理生理方面的知识,他们花了大量精力在文书上,浏览这些notes对我们医学生很有帮助。

官方微博
分享:
微信
手机站二维码
襄阳博泽环保设备实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鄂ICP备 201400007号 ©2014- BOZECN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产品展示

服务与配件

活动站

产品在线订购

返回

回到顶部